• 欢迎来到【乐辉知识产权律师网】!
  • 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软件产业基地5C栋1002A

侵犯软件著作权罪

侵犯著作权罪立法完善的指导思想分析

作者:admin 点击量:81 发布时间:2016-08-22 15:09

侵犯著作权罪

对于侵犯著作权罪的立法完善,长期以来,刑法理论界和实务界进行了广泛和深入的研究,但对侵犯著作权罪立法完善的指导思想却没有作出分析。

对于侵犯著作权罪,我国最高司法机关单独或者联合发布了三个相关的司法解释来阐明其犯罪认定的标准和刑罚裁量标准,即最高人民法院于1998 年 12月17日公布的《关于审理非法出版物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发布并于2004 年12月22日施行的《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子 2007 年 4月5日联合发布施行的《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二)》。这三个司法解释对侵犯著作权罪中“违法所得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与“违法所得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所作的规定不完全相同.
 
 
和《关于审理非法出版物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关于侵犯著作权罪的规定相比较,《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删去了关于有两次以上侵犯著作权行为被追究责任后两年内再实施刑法典第217 条所规定的行为的规定,增加了侵权复制品数量的犯罪情节,降低了个人违法所得数额较大、非法经营数额,对单位按照个人违法所得数额、非法经营数额、侵权复制品数量的3倍来掌握,从而也降低了单位构成侵犯著作权罪基本犯、情节加重犯的数额或数量标准。而比较两个关于侵犯知识产权犯罪的司法解释,可以发现,《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二)》降低了认定犯罪和加重刑罚的侵权复制品数量标准,对单位也按照个人犯罪的数额或者数量来定罪处罚。

可见,司法解释对侵犯著作权罪的定罪量刑数额或数量标准的规定呈现出不断降低的趋势,这就意味着最高司法机关对侵犯著作权罪的认定标准掌握得越来越宽,更多的侵犯著作权违法行为会受到刑事追究。

除此之外,《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二)》对侵犯著作权罪的犯罪人不适用缓刑的情形作出明确的规定,即因侵犯知识产权被刑事处罚或者行政处罚后,再次侵犯知识产权构成犯罪;不具有悔罪表现的;拒不交出违法所得的;其他不宜适用缓刑的情形。这表明,司法机关对侵犯著作权罪犯罪人适用缓刑将会更为严格。该解释还规定,对侵犯著作权罪,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判处罚金。罚金数额一般在违法所得的1倍以上5倍以下,或者按照非法经营数额的50%以上1倍以下确定。不管是根据刑法典第217 条的规定对犯罪人并处或者单处罚金,上述关于罚金的数额规定都显示出对侵犯著作权罪的严厉经济制裁。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国家对侵犯著作权违法行为的打击力度越来越大,惩治得越来越严厉,体现出严厉惩治的刑事政策。最高司法机关通过上述司法解释对侵犯著作权罪惩治活动所提出的刑事政策,对刑法典第217 条关于侵犯著作权罪的规定而言,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补充。因为刑法典第217 条对侵犯著作权罪之犯罪构成条件的规定比较严格,在主观上要求行为人具有营利的目的,在客观上要求行为人实施四种侵犯著作权的行为,且有违法所得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根据该条款的规定,没有营利目的,或出于其他意图大量复制发行他人作品,或者制作、出售假冒他人署名的美术作品,即便违法所得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也并不成立侵犯著作权罪,以致放纵了相当大一部分严重侵犯著作权的行为,不利于对知识产权的全面保护,更不利于维护市场主体利用知识产权进行市场有序竞争的经济秩序。

上述司法解释不断降低侵犯著作权罪的认定和处罚标准,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对过去难以追究刑事责任的侵犯版权行为给予刑事处罚。但上述司法解释不可能突破立法规定,其作用毕竟是有限的。若要更广泛地对较为严重的侵犯著作权的行为给予刑事处罚,就要对刑法典关于侵犯著作权罪的立法规定作出较大的改变。而这就意味着对侵犯著作权行为给予更为严厉的惩治,从而也反映出上述司法解释所体现的刑事政策。

其他国家和地区以及国际条约中关于侵犯著作权犯罪的规定,也反映出对侵犯版权行为予以广泛和严厉惩治的立法精神。很多国家或地区的立法对成立犯罪的条件都规定得较宽,大部分不仅没有主观目的、数额数量的要求,而且所规定的侵犯著作权行为方式也很广泛,对侵犯著作权行为的刑事惩治非常严厉。

例如,美国知识产权法中侵犯版权罪的规定就是如此。《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第五节“刑事程序”第61 条规定,全体成员国对有意以商业规模假冒商标和版权盗版的行为规定刑事程序及刑事惩罚。“有意”对侵权人有否营利或其他目的没有说明,将特定目的附加于“有意”的含义内就是不合适的;“以商业规模”反映出侵权人侵犯著作权的数额或数量情况。该条款显然就是要求对侵犯著作权的行为进行广泛和严厉的打击。我国很多学者从该规定出发来分析侵犯著作权罪的立法完善。

其实,我国2001 年《著作权法》第47 条所规定的可追究刑事责任之侵犯著作权行为,种类较多,范围较广,如有复制、发行、表演、放映、广播、汇编、通过信息网络传播、出.版、播放、避开或破坏权利保护技术措施、删除或改变权利管理电子信息、制作、出售等十多种,涉及了著作权、出版权、表演权、广播权等著作权利,也没有营利目的的主观要求。结合前述关于侵犯著作权罪的立法意旨来看,新著作权法的上述规定显然更有利于保护著作权人和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人的合法权益,较为符合上述司法解释所体现的刑事政策。

综上所述,以严厉惩治的刑事政策作为指导,促进侵犯著作权罪的立法完善,符合侵犯著作权罪的国际立法经验。而《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以及我国2001 年《著作权法》第47 条的规定,显然是完善侵犯著作权罪立法规定的重要参考。
输入关键词搜索